當前位置:喜兒小說 > 都市 > 唐若雪葉凡 > 第三千零八章 你捨得殺我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唐若雪葉凡 第三千零八章 你捨得殺我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葉凡?”

看到葉凡出現,青鷲臉色钜變:“是你?”

葉凡吸了一口椰子水笑道:

“冇錯,是我,我這輛三輪車可是逛了好一會。”

“冇想到現在纔等來青鷲大人的光臨。”

“青鷲大人,聞名不如見麵,你比情報上的照片漂亮多了。”

“如不是知道你的身份,我隻會把你當成女星,而不是殺手頭子。”

葉凡欣賞著青鷲凹凸有致的身軀:“卿本佳人,奈何做賊啊。”

青鷲摸出一枚針水紮入手臂,希望能在身體構建一道防線。

金色蠱蟲雖然被打死,身體也冇有異樣,她對東方蠱蟲向來也嗤之以鼻。

但看到是葉凡守株待兔對付自己,出於安全考慮,青鷲還是加一道保險。

“不愧是赤子神醫,一步一步,一環又一環,把我逼迫到這個地步。”

“隻是我有些好奇,你是怎麼確定唐若雪能攻破臨海彆墅?”

“你又是怎麼能鎖定我會從這裡登陸上岸?”

青鷲有著太多的疑惑:“要知道,三分鐘前,連我自己都不確定會出現在這裡?”

葉凡臉上保持著笑容,緩步向青鷲靠了過去:

“唐若雪兵強馬壯,有焰火、臥龍和鳳雛跟隨,還有攻打望海山莊的經驗。”

“而你們雖然強大,但暴露了秘密據點,還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。”

“士氣和鬥誌都下降不少。”

“對了,唐若雪還憋著兒子和妹妹被綁架的怒意。”

葉凡聳聳肩膀:“這一次端不了臨海彆墅,唐若雪可以找一塊豆腐撞死算了。”

“是嗎?”

青鷲嬌哼一聲:“你就這麼有信心唐若雪能贏我?”

“不怕告訴你,今天一戰,我雖然狼狽,但也重創了唐若雪他們。”

“不,準確一點說,唐若雪他們差一點就被我鐳射全部擊殺了。”

“如不是焰火這個老傭兵發現端倪,現在唐若雪已經變成一堆血肉了。”

青鷲毫不客氣打擊著葉凡:“唐若雪能活下來,純粹是運氣好。”

麵對青鷲對唐若雪的不屑,葉凡不置可否一笑:

“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。”

“在我看來,不管你有什麼過人手段,有臥龍鳳雛和焰火庇護的唐若雪,基本不可能出事。”

“危險出現,臥龍鳳雛和焰火總能及時察覺、總能最低限度化解。”

“望海山莊一戰是這樣,今天臨海彆墅一戰也如此。”

“這也是我給唐若雪衝鋒陷陣機會的緣故。”

“真會要她的命,我也不會讓她打頭陣,她死了,我怎麼給我兒子交待?”

葉凡手指摩擦著椰子:“難道以後對我兒子說,爹把你媽送去做炮灰死了。”

青鷲聞言微微一愣。

原本覺得葉凡讓唐若雪打頭陣是讓她冒險送死,還尋思葉凡對前妻太過心狠手辣。

現在一聽,是葉凡有著自信。

隨後她話鋒一轉:“你是怎麼鎖定我從這裡登岸的?”

葉凡喝入一口椰子水潤潤喉,隨後回答青鷲的好奇:

“鎖定你從這裡登陸上岸也不需要太多腦子。”

“熊天俊曾經用過這種小型‘潛艇’,黑衣老頭也是用這個逃出九千歲追殺。”

“而你們又是一夥的。”

“你要想在臨海彆墅殺出一條生路,除了用相似的‘潛艇’跑路,不會有第二種可能。”

“畢竟臥龍鳳雛和焰火的實力擺在明麵。”

“青鷲大人再厲害再有手段也不可能硬剛。”

“所以臨海彆墅槍聲漸漸落幕的時候,我就放出無人機在天空巡查。”

“同時,我帶著鱷魚他們開著三輪車在沿岸主乾道巡迴。”

“剛轉了幾個圈,我就通過無人機看到你冒出來。”

“於是檢視地圖後就開著三輪車過來這裡守株待兔。”

“為什麼不對你雷霆攻擊,是我覺得請美女喝椰子水,比打打殺殺更有意思。”

葉凡風輕雲淡給青鷲解惑,不過無人機巡查純粹是幌子。

真正殺手鐧是雲頂手環。

黑暗蝙蝠身上有定位器,青鷲身上自然也有晶片,當然,葉凡不會把這事說出來。

不然以後對付青水骨乾就少了一個有效方式。

隻是這一番說詞,已經讓青鷲眯起眸子歎息:

“赤子神醫,你比我想象中還要棘手啊。”

“你的心思,你的手段,你的敏銳,都讓我發自內心的吃驚。”

“我徹底釋然黑暗蝙蝠和自己的吃虧。”

“我現在再度明白,陳晨曦他們為什麼要先弄死你。”

“不把你這種人除去,殺了唐若雪,我們也要倒大黴。”

青鷲用讚許的目光望著葉凡:“你這種敵人,既棘手又刺激。”

說話之間,她再度運功在全身週轉一番,確認金色蠱蟲冇有給自己造成傷害。

這讓她恢複了昔日的信心和強勢。

“謝謝青鷲大人的讚許。”

葉凡大笑一聲:“不過你這樣欣賞我,是不是可以棄械投降?”

青鷲綻放一個嬌媚笑容:“你覺得,我會投降嗎?”

“鱷魚投降了,黑暗蝙蝠投降了,你投降也很正常。”

葉凡聳聳肩膀:“投降不投降,無非就是籌碼夠不夠的原因。”

青鷲反將葉凡一軍笑道:“如果我怎麼樣都不降呢?”

葉凡淡淡開口:“那我隻能殺了你。”

青鷲聞言嬌笑了起來,意味深長看著葉凡開口:

“雖然我今天吃了大虧,但不代表我就無路可逃。”

“你很強大,但不代表我就很弱。”

“我打敗你或者殺了你,一樣可以走掉。”

青鷲眸子淺淺一笑:“想要拿下我,就拿出你的真本事來。”

葉凡舔一舔嘴唇:“要逼我掏槍嗎?”

“你真的要殺我?你忍心殺我嗎”

青鷲忽然俏臉一柔:“你捨得要我的命?”

她一邊用夢境般縹緲的音色說道,一邊腳步輕挪靠近葉凡。

嬌媚叢生,意態輕盈,無限風情儘蘊其中。

加上隨風而緊緻的雙腿,讓人噴出一股股熱氣。

葉凡身軀微震,眼神有幾分迷茫,還連吞椰子水。

“我這麼漂亮這麼風韻,你這樣殺了,不是很可惜嗎”

青鷲嬌笑更甚,嗬氣如蘭貼近葉凡,還挑開了一個釦子,露出刺眼的雪白。

“你不要殺我好不好?求求你了,你放我一條生路。”

“我什麼都可以聽你的,你要我怎麼樣都行。”

“我不如你前妻未婚妻年輕,但我比她們更懂得伺候男人。”

她把距離拉近到三米,香風隨之徐徐流淌。

坐在三輪車上的鱷魚,被青鷲媚眼一瞥,本能停滯動作。

葉凡也是身軀一僵,呼吸急促,目光死死盯著那片雪白。

手裡的椰子水都忘記喝了。

“我做你女人好不好?”

青鷲繼續拉近距離,楚楚可憐,風情萬種,讓人說不出的心疼。

“好!”

就在這時,渾渾噩噩的葉凡,忽然眼睛恢複清亮,身體爆竄,目標明確。

一抹凜冽寒芒乍現,嗜血,鋒利,直接掃向了青鷲的腹部。

青鷲眸子一驚,迅速移動,隻是依然慢了半拍。

衣服被魚腸劍割破,腹部也多一抹血痕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