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喜兒小說 > 都市 > 超絕萌爸 > 第5708章 放走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超絕萌爸 第5708章 放走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漁民大叔們安靜下來。

老闆娘站在原地一時間也忽略了周圍,當有人在背後輕輕拍她一下,她回過頭才發現,這不大小麪館裡已經聚滿人,所有人都盯著牆上電視,眼睛一眨不眨。

老闆娘被驚住了,她這家麪館開在魚缸邊上,店麵不大,環境一般,賣的是物美價廉。

生意呢,一直很不錯。

可像今天這般熱鬨還是第一次,以前隻聽說過門檻踩爛,今天算是親眼見到了。

可是踩爛的是自己店門檻,這就很心疼。

直播裡的對話還在繼續。

麪館裡突然有人輕聲說:“我祖上在八達嶺長城下的小村裡,我爺爺給皇帝牽過馬。”

又有人說:“我老家也是內陸的,我爸去世時候特彆想回去一趟,但他身份特殊,不準許返回去……我就不理解,明明都是一國同胞,為什麼卻要如此敵對。”

“對,我們也是華夏人,為什麼要綁架蔡家這艘船上,跟內陸做仇人,我們打上來的魚,很多都是被內陸買去,咱們平常老百姓要的是生活,不是仇恨敵對。”

“哼,說到敵對,我們灣島就是個笑話,認賊作父的事兒能乾出來,可祖宗卻不認!”

漁民們情緒越來越激動、氣憤,就因為內陸和灣島關係緊張,他們打上來的魚少了銷路,被周邊其他過家商販強製壓價,而過去不管任何困難時候,內陸從來冇惡意壓過價。

哪個是親的,哪個是壞人一目瞭然。

“去他孃的,老子纔不支援那姓蔡的叛徒,不光那姓蔡的,她所代表的勢力冇一個好東西!”

“對,老子們不當煞筆了,被他們捆在船上要挾內陸!”

眾人們越來越氣憤,大聲喊出心中不滿。

此時此刻,這家離魚港近的麪館隻是整個灣島的縮影。

尋常百姓家……

茶樓飯館裡……

CBD商業大樓……

整個灣島同一時間接受直播信號,老百姓們一邊看直播,一邊捫心自問。

如果可以拉出上帝視角,從高處向下俯瞰,將所有人情緒比作一團帶顏色的氣,白色代表平靜,黃色代表興奮,紅色代表憤怒……

可以看到整個灣島被一片紅色燃燒,幾乎沸騰。

觀海樓裡。

蔡領導正在衝林昆大放厥詞,身旁一號女秘書接聽了一個電話,臉色忽然大變。

“領導,快停下。”一號女秘書急聲道,她徹底慌了,以至於大聲喊出來。

“我就是灣島的天,在這個地方我是主宰,所有灣島人民都聽命於我,你們華夏內陸看不慣我又如何,說我認賊作父,我就是跪下來喊米國爸爸也……”

“領導!!!”

一號女秘書趕緊過來捂住蔡領導的嘴,這讓她繼續說下去,簡直天都要塌了。

“你乾什麼!?”

蔡領導勃然大怒,就要抽一號女秘書嘴巴子。

一號女秘書趕緊將手機遞到她跟前,她皺著眉頭愣了一下,然後如同被嚇到,大聲怒吼,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是誰在暗中搗的鬼?誰,立馬拉出來,快給我停下來!”

一號女秘書馬上安排人去查,可這個時候查不查的出已經冇有意義了。

蔡領導眼神陰狠瞪著林昆,“好,你真是好樣的,你這是要把我逼到絕境,你這個卑鄙無恥的混蛋,我,我……”

林昆往前走一步,所有人都往後退。

蔡領導也想退,但她強行站住,怒目瞪著林昆。

林昆語氣淡然:“我今天是帶著誠意過來,這是我們所有計劃當中最後一步,我隻是想和你坐下來好好談談,希望你能明白,認賊作父不如認祖歸宗,可惜你根本不給我機會。

在酒菜裡下毒,可你哪裡知道,我的身體對毒素是免疫的,你找來這些所謂江湖高手殺我,無非是想要殺雞儆猴,把我殺死之後再按上莫須有的罪名,讓內陸冇辦法將你怎麼樣,可你算來算去,都冇想過,這些人根本奈何不了我。

現在,我隻有一個問題,陳江河和譚振光在哪?他們是唯一願意作為中間人,在我們之間傳達善意資訊的人,你把他們軟禁起來了?把人交出來,我或許會不讓你太難堪。”

“他們,他們……”

砰噔噔……

蔡領導話冇說完,忽然有人從身後丟過來兩個東西,圓乎乎的像球,在地上滾了滾。

所有人本能讓開,臉上驚慌,因為地上是兩個頭。

“你要的兩個人在這兒了。”

辛一雨慢悠悠走過來,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笑容,目光如同刀子一般看著林昆……

陳江河和譚振光的頭滾到林昆腳下,兩人睜著眼睛,深深不甘,鮮血讓他們的臉看起來有些狼狽。

林昆愣了一下,一瞬間眼眶中殺機畢露,但很快又被強行壓下去。

林昆蹲下身,用手替陳江河和譚振光擦掉臉上血汙。

辛一雨冷聲道:“任何背叛灣島,背叛蔡領導的人都是這個下場,不管什麼身份,什麼地位,隻有死才能謝罪。”

林昆語氣淡漠,一邊擦著血汙一邊說:“他們隻是想做中間人,調解灣島當下的矛盾,他們也向我保證過,隻要我能坐在這裡,他們就會全力以赴讓雙方關係回到正軌上……

一個心中懷中善唸的人,被你們說成是叛徒,你們將刀子架在他們脖子上,良心真的不會痛麼?”

辛一雨冷笑譏諷,“你踩死一隻螞蟻,心會痛麼?”

林昆站起來,目光平靜冇有一絲波瀾,“如果他們是螞蟻,你是什麼?”

辛一雨向前踏出一步,左手食指、中指夾著一枚刀片,“等我殺了你,你也是可憐的螞蟻。”

林昆左右歪了歪脖子,發出嘎嘣脆響,笑著說:“你一定會後悔今天晚上做下的事。”

辛一雨眼中寒光陡然一閃,“犯我灣島者,誅!”

唰——

空氣中寒光一閃,直奔林昆胸前劈下來,速度之快如同電閃,如此快的速度竟一點風也冇有。

不是無風,而是風追不上。

叮鐺!

林昆輕輕一抬手,鬼畜將劃過來的冷光彈開。

辛一雨身體快速旋轉一圈,右手化作一道寒光再次襲擊二來。

這時‘嗤啦’風聲響起,是剛剛他出手一瞬間那一道風後知後覺般響起。

叮鐺!

林昆再抬手,鬼畜再次將冷光彈開。

叮鐺、叮鐺、叮鐺……

一連串交擊聲響起,短短不到十秒鐘功夫,兩人至少發生三十次碰撞,火星開始迸濺。

最初,辛一雨雙手中隻有各自一枚刀片,此刻每隻手中夾了三枚刀片,攻勢愈發猛烈。

十秒鐘……

十五秒鐘……

二十秒鐘……

兩人碰撞至少八十次,火星迸濺愈發激烈。

林昆腳下紋絲未動,不管辛一雨攻擊如何猛烈,林昆都隻輕鬆應對,如同任憑狂風暴雨,我自孑然而立。

辛一雨臉上表情漸漸凝重,最初的信心十足漸漸變得有些拿捏不穩,再到眉頭皺起。

砰——

林昆突然抬腳,直接踹在辛一雨胸前,辛一雨本能想要躲閃,可仍舊差了一絲。

隻是這一絲,他身體便向後猛地飛起,他下盤猛地發力,想要將自己快速沉下。

結果,林昆突然追到近前,不給他任何反應機會,抬手就是一拳砸在他心窩下。

轟!

這一拳勢大力沉,辛一雨口中直接發出一聲悶哼,腳下剛要著地,整個人再次飛出去。

“你就這點本事?”

轟、轟、轟……

林昆再次追過來,三拳砸在辛一雨胸口。

噗!

辛一雨一大口鮮血噴濺出來,林昆突然伸手抓住他肋下,手指頭直接鎖在肋骨中間,然後猛地一發力,就聽嘎嘣一聲脆響,似乎肋骨被強行這段,而後猛地一個大掄,將辛一雨整個舉起來。

轟隆——

整個樓層彷彿隨之顫抖。

辛一雨被結實砸在地上,身子下的地磚裂開,嘴裡哇哇向外吐著血,眼睛翻白險些暈死過去。

林昆將陳江河和譚振光的頭顱托在手裡,來到辛一雨麵前,聲音冷漠:“你說他們是螞蟻,那你是什麼?”

辛一雨嘴裡噴著鮮血,臉上露出猙獰笑容,聲音含糊道:“我說他們是螞蟻,他們就是,你……也一樣!”說著,他突然從兜裡掏出一劑針管,刺入大腿裡。

當針管裡淡紫色液體注入到大腿裡之後,辛一雨眼珠子瞪大,然後身體開始抽搐。(二一)

大概持續五秒左右,抽搐停止。

方纔還奄奄一息的辛一雨,此刻臉上恢複猙獰凶狠,騰一下就從原地跳起來。

“今天,我必殺你!”

辛一雨聲音極其沙啞,如同兩把刀磨在一起發出聲音,然後快速揮手向林昆斬殺過來。

他速度太快,原地隻能看到一道虛影,手中寒光乍現,比剛纔要強烈上數十倍。(六四)

“嗬,是藥劑?”

林昆淡然說了一聲,迎麵揮劈而下的罡風吹的臉頰發騰,他突然抬起腳踹出去。

轟——

正中辛一雨胸口。

辛一雨向後退了兩步,低頭看一眼自己胸前,渾身噴湧想要爆發出的力量,讓他前所未有的自信。

“我……必殺你!”

轟——

林昆還是一腳,並主動向辛一雨走過來。

辛一雨向後退了三步,臉上微微一愣,緊跟著眼眶中暴怒更加濃烈,“我要殺你!”

轟——

林昆還是一腳。

轟、轟、轟……

接下來,他不給辛一雨說話機會,一連串大腳板子踹下來。

辛一雨退了三步、四步、五步……一直退到牆根下停下,再看胸前已經完全被踹癟了。

“你以為有島國的藥劑,就可以反殺了?”林昆聲音冷漠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以為認了島國爸爸或者米國爸爸,你就不是你了?對,你不是螞蟻,你是走狗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在絕對力量麵前,那所謂的藥劑就是個笑話,你不是狂妄,不是喜歡島國和米國爸爸麼,我不會讓你,我會用這種藥劑維持你生命,但同樣,我會讓你生不如死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辛一雨臉上突然大驚,透過林昆冰冷目光,他終於看到恐懼,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。

轟、轟、轟……

林昆重腳踹下,辛一雨四肢儘廢,哪怕有藥劑加成,他也如同一堆爛泥站不起來。

他眼底閃過一抹決然,想要用自己最後力量咬舌自儘,可林昆突然一腳踹在他嘴上,滿口牙齒崩碎,劈裡啪啦掉在地上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辛一雨跪趴在地上,如同一條死狗。

林昆整個過程中,始終抱著陳江河和譚振光的頭,“陳司長,譚副司長,我替你們報仇了。”

站在門口的蔡領導,這時在一號女秘書以及保膘護送下開始逃離。

林昆回過頭看了一眼,並冇有阻攔。

語氣把他們留在這裡,不如放她們離開,該審判這個女人的是灣島民眾,而不是他林昆。

觀海樓樓下。

蔡領導慌張上車,直到此刻她都冇搞明白,自己到底算錯哪一步了,本來是步步為營的一套連環計,可以通過殺掉林昆然後栽贓嫁禍,喂華夏吃一顆大蒼蠅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